酒菜便饭

借某人出国深造之理由,去胭脂弄蹭饭饭吃。饭后她请我小咖,被革革弄了一记偷拍。
偶尔一吃酒菜便饭,毛有味道了类。那就素小怀旧。弄堂里也换了许许多多的人家了。
散步的精子说了,那个什么娟的都物事人非了,去哪里也不知道了。
见了许多的旧友,他们说来都是有后代的人了,一晃N年之后,便说,偶家的都已经N岁了。哈哈,突然才知时间过去很久了。

我还继续保持喝小咖啡的习惯,蛮好的,偶尔路边摊小站。

今天下过雨,在可沙蜜尔里也可以玩小清新。这次偶的手腕出镜了哈~

3 Replies to “酒菜便饭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