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拦车救狗”引发激烈争论 A dog fight in China

节选中外对话 http://www.chinadialogue.net/

对于狗,人们或喜、或恨、甚至有人爱吃。态度不尽相同。最近中国部分动物保护人士努力营救了500只面临屠宰的狗,然而他们的行动却引起了社会的争论。

孟斯报道。

谩骂,扔鞋子,人肉搜索,威胁恐吓。这些跟一场关于动物保护的辩论有关。近两月中,一场被称为“415事件”的高速公路拦车救狗行动,掀起了不断升级的激烈争辩,同时揭开了中国狗肉食品和反虐待动物的法律空白。

今年4月15日,一些动物保护志愿者通过微博传播消息,聚集300多人,在北京京哈高速张家湾收费站附近,将一辆载有520只待宰狗的货车强行拦下。动物保护志愿者和卡车司机同时报警,僵持了15小时后已到凌晨。因无权扣留,志愿者现场集资11.5万元买下了车上的狗。

“我们希望通过救这500只狗,可以唤起500万人的良知。” 参加了救狗的网名“大宝妈”的志愿者在6月13日东方卫视访谈节目《东方直播室》 上说。形容车上狗的处境时,她双手紧握话筒,几度泪流哽咽。现场录像介绍,卡车上塞满了狗,全部脱水,呼吸困难,有母狗在运输中生下的幼狗被踩踏至血肉模 糊。后检查发现很多狗已患上严重疾病。在僵持中部分陆续死去。大宝妈在节目现场指责同台的卡车司机郝小毛 “根本没长良心”。

“他们把狗看的比人都要高。”郝小毛反诘。今年31岁的郝小毛从2006年开始做贩狗运输,家境贫穷。他说,这次变故让他赔了两万块钱,相当于两个孩子一 年的学费。事情发生后,一直没有人愿意再找他运狗。他认为自己的合法权利受到了侵犯。他的个人信息也被公布上网,自然也逃脱不了谩骂与威胁。

“郝小毛要12万8,我们没全给,我们就是想让他赔一点,因为全部给他就会助长他下次还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。”上善动物慈善基金会王云洁说。她说车上的狗受到了虐待。

但当郝小毛的朋友在节目中反问“什么叫虐待”时,王云洁未给解释。目前中国尚无与虐待动物相关法律,早在今年初,中国首部《反虐待动物法》向社会征求意见,曾引起公众热议。该法律目前尚未正式实施。

在中国,一些人认为养狗是富人的生活方式。名为“罂粟花0”的网民说:“给狗说话的都是一些不懂农村疾苦的城里阔太太。”名为“小老虎xu”的网民说:“花10万买狗,后续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去养,这些钱去帮助那些穷人,不更好,你帮助的越多,就越少人去偷狗运狗了。”

中国文化对狗的看法非常矛盾。一方面,喜爱狗的人认为他们是忠诚、通人性的朋友,另一方面,中国汉字里“狗眼看人低”“狗腿子”等俗语将他们看作卑贱的动物。“网络诗人朱光兵”还在微博上称腐败官员为“狗官”。

在中国农村,过年过节、红白喜事,常有杀狗吃狗肉的习俗,中国东北更为流行。郝小毛运的一车狗正是要运往东北的吉林省。

(关在铁笼中被运往屠宰场的狗)  图片作者 kilroy238

经营狗肉制品厂的樊宪涛是汉代以屠狗为业的名人樊哙第77代传人。樊宪涛认为狗肉是有历史有文化的美食。他在《东方直播室》节目中说:“我们的狗肉制品厂每年杀狗10万条以上,产量500吨,还外销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和新加坡。”

樊宪涛的狗肉制品厂位于江苏省沛县,这里被称为中国“狗肉之乡”。樊宪涛说,江苏省已将狗肉食品申请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正等待国家审批。在这里,从事与肉狗产业相关人员约有十来万人,每年与之相关产业的销售额近10个亿。

樊宪涛把狗分为警用犬、肉用犬和宠物犬。他认为动物保护者和他卖狗肉并不矛盾。他说:“你养你的宠物犬,我杀我的肉用犬。”但当一名爱吃狗肉的观众在现场接受樊宪涛赠送的狗肉食品时,遭遇了反对者扔鞋。

还有人质疑,为什么动物保护者眼中动物有别?为什么他们不反对吃鸡、猪、牛等动物的肉,偏偏反对吃狗肉?

高速公路拦车行为本身可能影响道路安全,也引起争议。律师严嫣在节目中说:“保护小动物,绝对不能以危害自己,危害他人,危害公共安全的方法操作。” 也有很多反对者认为这种行为太激烈,不顾后果。

但作家陈岚认为,志愿者不仅没违法,还挽救了郝小毛,阻止了这批狗流向餐桌。

6月15日,上善基金会牵头成立的法律工作组公布其调查称,这批在检疫证上被标明“屠宰”用途的狗,其检疫证明是违法开具的。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 对40只狗进行了狂犬病抗体随机抽测,结果40份样品中全无抗体,说明它们均未做狂犬病疫苗免疫。他们进一步调查发现,同为免疫员和检疫员的胡根军,依法 不具有检疫资格。

据高速路拦车时隔两个月,此次发布会上,讨论重点已从动物本身转移到人的食品安全。

工作组指出,其声称注射过的“吉林五星”牌“五连针”活疫苗不适用于食用犬——中国目前规定未注射狂犬疫苗的犬只,不能在市场上流通,但又没有专门用于肉用犬的狂犬疫苗。此外,这些狗大部分已患有严重疾病。

他们认为此次调查揭露出中国狗肉产业链的灰色处境:一方面,目前在中国吃狗肉并不违法,另一方面,中国尚无食用犬的检疫标准和非养殖动物食用检疫标准,任何市场售卖的狗肉均无质量安全保障。

动物保护者表示,这批狗无合法来源信息,没有养殖证明,来源不明。且其中有宠物犬种,怀疑有些狗很可能是毒死偷来。偷狗现象并非罕见。去年11月 《扬子晚报》揭露出偷狗、收狗生意。“我卖的狗已经数不过来了,但是可以打包票,99%的狗都是毒死的。”一个狗肉贩告诉暗访记者。该报道也指出,卫生、 质监等部门均表示狗肉的检验检疫问题不归自己管。

工作组律师蔡春红说:“此类安全隐患,从科学角度讲,令人担忧。”

目前上善基金会法律工作组已向农业部、卫生部、质检总局、工商总局等部门举报了不合法的免疫、检疫证问题,而郝小毛也要起诉该基金会,证明自己做的没错。

孟斯,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主编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